讀書369 >> 中國名著 >> 人民的名義>>正文
第24章

  孫連城愛好天文,接到市委書記電話時正在陽臺上用高倍望遠鏡觀察金星。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第二天一上班匆匆走進信訪辦大廳,茫然四顧,大廳里擠滿上訪群眾,獨不見市委書記的影子。轉來轉去,才在5號接訪窗口聽到了熟悉的聲音:連城同志,我在這里!

  孫連城湊近一看,發現李達康坐在信訪接待員的位置上。李達康從小窗戶的洞口伸出一只大手,招了招:過來過來,我有話和你說!

  孫連城答應著,在小窗口前半蹲半站地傾聽市委書記的指示。

  市委書記侃侃而談。連城啊,我一直和你們說,涉及群眾利益的事情都不是小事,能解決的一定要盡快解決,不要拖!拖來拖去,就拖出了矛盾。比如說,企業辦社會,我市早就解決了,企業所辦的學校、醫院、幼兒園都交給了政府,都變成了事業單位,是不是???

  孫連城努力勾著頭,還得時不時地點上一點,以示虔誠??扇馓逋純嗄咽?,蜷曲著像一根麻花。他懇請書記同志讓他進去匯報。書記同志卻談笑風生:匯報啥?我不需要你匯報,就想和你聊聊天!孫連城暗暗叫苦。周圍都是上訪群眾,他這父母官今天怕是要出洋相了。

  李達康問他企業辦社會的問題解決得怎么樣?光明區有沒有拖拉不作為呀?據市里掌握的情況,起碼有三百多人的事業待遇沒落實!連城同志啊,你不落實,人家就要上訪,這不是自找麻煩嗎?省里市里都有文件,為啥就不執行呢?要表現權力的任性,是不是???

  孫連城蹲不住了,只得一條腿跪到了地上,頭勾得更低,喘息著說:不是,主要是經費問題,這改制后有一部分經費得區財政出……我再想想辦法吧!一些人認識孫連城,都向區長投來驚訝的目光。

  孫連城單膝跪地,才能從小窗口看到李達康的半邊臉。他可憐巴巴地望著高高在上的市委書記,希望領導能注意到他的痛苦處境。

  領導就是高高在上,就是不去注意,堅決不予注意。領導似乎根本不知道他的痛苦,抑或是故意折磨他,就是要他痛苦,繼續興致勃勃地大談特談:不要以為幾百人的事是小事,你一件小事辦不好,負面影響就足以摧毀你做過的許多好事,就會影響政府的形象……

  孫連城另一條腿也于痛苦中跪將下來。又一想,當眾下跪實在不妥,簡直是請罪了,有幾個婦女捂住嘴笑哩,他又趕快改為蹲姿。

  李達康又想到一個問題?;褂邪?,你們的區長書記接待日又是怎么回事?搞那么多警察來干啥?要是害怕群眾,你們就別到信訪辦來裝孫子擺樣子,既然來了,就別把我們的人民群眾當敵人防著,這不好,嚴重損害了人民政府的形象!孫連城磕磕巴巴解釋,這是當初丁義珍規定的,怕部分群眾鬧事……李達康敲著窗臺:我的同志啊,群眾來找你們上訪,是要解決問題的,誰存心鬧事???!領導的口氣突然嚴厲起來——就說這接訪窗口,人民群眾要遭多少罪才能表達自己的心聲???孫連城,你像話嗎?你這個共產黨的區長稱職嗎?我讓你改窗口你當耳旁風,今天嘗到滋味了吧?是不是也痛恨官僚了?

  孫連城幾乎癱倒在地:李書記,我……我改,我……我馬上改!

  李達康“哼”了一聲:改不改你看著辦!我今天就說這么多,連城,你好自為之吧!說完,和秘書小金從接待室內出來,揚長而去。

  孫連城待李達康走后,艱難地爬起來,揉了半天膝蓋,發了好一會兒呆,才進了信訪局局長辦公室,指著禿頭陳局長破口大罵:這個面對群眾的窗口是哪個王八蛋設計的?那么小、那么矮,故意整人是不是?!陳局長賠著小心說:孫區長,您真不知道嗎?這是丁義珍當年親自設計的!孫連城問:為啥這樣設計?這個腐敗分子心眼咋這么壞呢?陳局長說:孫區長,您不知道,我們有些上訪群眾啊,守著信訪窗口東拉西扯,問個沒完,丁義珍就畫了草圖,設計了這種窗口。目的呢,就是要讓上訪者站也不好站,蹲也不好蹲,幾句話說完了事。

  孫連城想了想:這個,老丁動機還是好的。陳局長笑容曖昧地補充說:效果也不錯,大大提高了接訪效率??!孫連城臉一拉:就是太缺德了,跪得我膝蓋疼!陳局長見風使舵說:要不,咱積點德?您批了經費我馬上改!孫連城好像牙疼,眉頭皺了起來:又是經費!我印錢???湊合著吧,反正李書記那么多事,過幾天也就忘了!停了停,又覺得不妥。老陳,你打個報告上來,要求市財政撥款七八十萬做整改費,算了,湊個整數一百萬吧!我上報李書記,財政給錢咱就改窗口,不給就想別的辦法!陳局長點頭:好的,那我今天就打報告!不給就不改唄!孫連城手指差點戳到陳局長的禿頭上:你們真都是屬豬的,不扯著腿,你們就不哼哼。不是我批評你,老陳,你就是不動腦子!還不給錢就不改了,哎,沒錢就辦不了事嗎?你這是懶政!我還就不信了,比如說,你就六個接訪窗口是不是?就不能買六只小板凳嗎?就不能像銀行那樣擺幾顆小糖果嗎?花錢不多,事也辦了嘛!

  陳局長擦著禿頭上的汗,一迭聲說:行,行,孫區長……

  孫連城又交代:當然了,小糖果也不能多擺,每個窗口每天擺上幾顆,是個意思就行了。擺多了就可能誘發上訪,也可能被哪個賊人一把撈走。咱中國的老百姓,尤其是京州老百姓,劣根性,沒救!

  陳局長深有同感:是,孫區長,咱中國老百姓就是沒救啊……

  其實,沒幾個人了解孫連城的內心世界。這位區長表面上隨和順服,心中卻是一肚子怨氣無處發泄。他早年仕途順利,年紀輕輕就提了正處,以后二十幾年原地踏步,漸漸就心灰意冷了。特別最近幾年他狂熱地喜歡上天文學之后,方知宇宙之浩渺,時空之無限。人類算什么?螞蟻?塵埃?恐怕也是高抬自己了。有沒有外星人?孫連城傾向于有的,宇宙存在著億萬顆類似地球的行星,你敢說某一顆不會產生比人類更高級的生命?哪天他們來了,地球沒準歸他們領導。李達康算什么?高育良算什么?沙瑞金算什么?螞蟻塵埃罷了!孫連城開悟了,一顆心也放平了。從此得過且過,再無煩惱?!昂煤煤謾薄笆鞘鞘恰?,就是不辦事,誰奈我何?還私下放言,不想升了,就無所謂了。

  所以,孫連城并不真的害怕李達康。都說無私者無畏,他孫連城沒貪污沒受賄,又不想再提拔了,何畏之有?況且,他還胸懷整個宇宙!這一點,強勢書記李達康并沒有看明白,恐怕永遠也不會明白。

  不料,回到區長辦公室,又讓鄭西坡堵上了。鄭西坡扯著他的手說:孫區長,找你多少次了,也不見答復。現在我們沒別的要求,就是要塊地建廠。老廠馬上要拆,我們得有個新廠地生產啊,這事挺急的!

  孫連城敷衍道:老鄭,你的心情可以理解,只是不好解決呀!

  鄭西坡說:怎么不好解決呢?我們只要二十畝工業用地啊……

  孫連城敷衍不下去了:我的鄭師傅啊,你也不想想,光明區現在是市中區了,哪還有地???實話告訴你,區里一分土地都沒有了,你們老廠是最后一塊工業用地了,拆遷后也就變成房地產用地了!

  鄭西坡急了:既然這樣,你咋早不說?我一次次找你,你一次次打哈哈!孫區長,若是沒地建新廠,光明湖老廠恐怕又拆不了啦!

  孫連城馬上警告:哎,鄭師傅,你可別學蔡成功的樣搞什么護廠隊??!動亂分子蔡成功已經被拘留了,很可能要判個十年八年的……

  鄭西坡火了:你啊,當官不為民做主,都不如回家賣紅薯!

  孫連城并不生氣,笑嘻嘻道:賣紅薯就賣紅薯,賣紅薯也是一種活法嘛!你看看,該下班了。走,我回家賣紅薯,你回家喂肚子!

返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