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書369 >> 中國名著 >> 人民的名義>>正文
第12章

  侯亮平特意選乘高鐵赴H省上任。他感覺空中飛人的日子可以告一段落了,今后的工作范圍從全國縮小到一個省,交通工具也應該由飛機改為火車。這倒也好,再不用擔心遭遇雷暴天氣了。列車高速運行,平穩而安靜,竟然不覺得它跑得有多快。唯不斷向后飛掠的田野、叢林、河流、村莊,證明了速度的確鑿存在。再就是,隔不久便會出現一片高樓大廈,現在中國的城市密集度令人驚訝!無數磚石混凝土叢林,已將遼闊的原野切割成碎片,讓速度彰顯出平常不為人注意的真實。

  在寧靜的外表下,侯亮平的心情像這飛馳的和諧號高鐵,一刻也不平靜。陳海遇險使他悲傷憤怒,他此去京州一定要將幕后的兇手抓住繩之以法。然而職業的敏感警示他,從丁義珍脫逃,到“九一六”大火,H省貪腐形勢不容樂觀,他面臨的也許將是一場硬仗。

  現在有了一個好開端,重要舉報人蔡成功終于落到祁同偉同學的手上,侯亮平松了口氣。接到祁同偉電話后,侯亮平連聲向祁同偉道謝,還要請祁同偉喝酒。祁同偉說:你別請我了,還是我給你這新任反貪局局長接個風吧!你明天一到就直奔酒場好了。侯亮平說:恐怕不行,我得去醫院看陳海,還要到組織部談話,改天吧。祁同偉也沒再勉強。侯亮平在電話里和祁同偉約定,明天上午把蔡成功移交到省檢察院,他要親自審訊這位發小。祁同偉信誓旦旦,保證沒有問題。

  陳海在重癥監護室病床上躺著,頭上纏著紗布,身體插滿各種管子。他雙眼緊閉,臉色白里透黃,似乎連呼吸都沒有了。侯亮平看著難受極了,淚水禁不住滾落下來。這時,檢察長季昌明的車到了,要接他到省委去談話,說是省委書記沙瑞金正在辦公室等著他呢。

  侯亮平深感意外,還以為季昌明是開玩笑呢。季昌明很嚴肅,道是省管干部上任談話很正常。侯亮平說:像他這種級別,組織部有個副部長甚至部務委員談談就行了,沙瑞金書記可是封疆大吏一把手啊,況且這么晚了。季昌明意味深長地說:是啊,省委書記親自談,的確非同尋常啊。常委會剛開過,新省委對廉政建設和反腐工作很重視!

  轎車在五光十色的大街上一路行駛,開往省委大院。季昌明感嘆不已:陳海倒下了,你過來頂上,政法系這鐵三角還是鐵三角??!

  侯亮平既意外又不解:季檢,你這話是啥意思?啥鐵三角?

  季昌明卻又不說了,兩眼直視著窗外,也不知在想啥。

  侯亮平與季昌明雖然很熟,互相之間卻并沒有太深入的了解。他以往出差到省院,主要找陳海,業務對口,又是同學。在侯亮平的印象中,省檢察院的這位季檢察長老練穩重,從不亂說話。想到將來要共事,覺得有些話還是說透了好,侯亮平便堅持要季昌明說說鐵三角。

  這似乎有些強人所難。但沉寂片刻,季昌明笑了笑,還是坦然相告了——本省干部隊伍的歷史和現實狀況都比較復雜,你一團,我一伙的。這么多年來,H省政法系統重要部門的干部,基本上都來自H大學政法系。中國政法大學和國內其他政法大學的畢業生,沒有哪家比H大學政法系畢業生吃得開的。所以有人就說了,蔣介石當年有個黃埔軍校,造就了一個黃埔系,高育良呢,有個政法系,弟子門生遍天下。侯亮平自嘲道:這么說,我還得趕快去拜我老師的碼頭嘍?

  停了一會兒,侯亮平又半真半假地問季昌明:哎,你算哪個山頭的?季昌明苦笑,說自己沒山頭,所以也沒誰把他當回事。侯亮平笑道:那太好了,我過來也有個伴了。季昌明搖頭笑了笑:亮平,你不一樣,你有派,你是政法系的!侯亮平嚴肅表態:季檢,我既不是什么鐵三角,也不屬于啥政法系。請你相信我,我只對事,不對人!

  季昌明注意地看了他一眼,突然伸出手,和他緊緊握了一下。

  轎車在省委大院1號樓門前停住,侯亮平和季昌明下了車。白色路燈映照著幾棵高大的玉蘭樹,院內寧靜安謐,一對石獅子蹲在臺階旁。這是省委機關的中樞,沙瑞金書記在這里辦公,常委會議室也在這座樓里。這座樓外表看很平常,暗紅色的拉毛磚外墻,斜坡屋頂,像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蘇式建筑。但在H省干部眼里,它卻似一位握有權柄的王者,樸素中透出威嚴。這里的決策影響著H省六千萬人民的工作與生活。

  侯亮平和季昌明走上臺階。沙瑞金的秘書白處長在門廳迎接了他們,把他們領入了寬敞的會客廳。白處長給二人各倒了一杯水,讓他們稍等片刻,說是沙書記正和新調過來的省紀委田國富書記談話。

  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。季昌明頗有感觸:新來的省委書記,新來的紀委書記,加上你,新來的反貪局局長!看來,我省要變變樣子了!

  送走那位新到任的紀委書記,沙瑞金樂呵呵地進來了,禮節性地和二人握手。季昌明介紹侯亮平,沙瑞金端詳著他打趣:我知道,最高檢反貪總局隆重推出的青年才俊嘛!侯亮平有些局促不安。沙瑞金做個手勢,讓季昌明和侯亮平在沙發上坐下,自己也在對面落座。

  沙瑞金說話貌似隨意,說他也剛到沒多久,算上今天,到任才二十八天。這些日子他主要在下面各市縣搞調研,熟悉情況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嘛。季昌明和侯亮平一邊點頭,一邊掏出筆記本,準備記錄。沙瑞金擺了擺手:今天的談話不要記,記在腦子里就行了。書記坦承,調研的結果不是太樂觀,干部隊伍的狀況令人憂心。群眾不滿意,群眾不高興??!而且,就在這短短的二十八天里,京州光明湖畔燒起了一把奇怪的大火,發生了惡名遠播的“九一六”事件。侯亮平插話說,那天夜里,他在昆明也看到了現場視頻。沙瑞金拍拍沙發扶手:所以說惡名遠播嘛!還跑掉了一個腐敗副市長!這就是人家送給我們的見面禮??!好啊,我們不客氣,照單全收……

  侯亮平覺得這位省委領導很有性格,說話隨意而不失原則,容易使人產生親近感、信賴感。閑時侯亮平愛看武俠小說,沙書記就像出世高人,拿一根樹枝便是無敵利器。更重要的是,領導的話語傳達出一種信息,侯亮平心領神會,他們是一類人,有著同樣的家國情懷。

  季昌明明顯受了冷落,這讓侯亮平隱隱不安。沙瑞金繼續說,切入了正題——最高檢領導和他商量要派個反貪局代局長過來。書記同志表示感謝,并且主動提出,別代局長了,就局長吧!

  侯亮平這才知道,原來自己的局長竟是面前這位從未謀面,也從未有任何交集的陌生省委領導拍板決定的,心中不禁一熱。根據內部不成文的規定,中央部門干部下派任職一般不高掛,他一個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到省里做代局長已是破例,何況是局長兼檢察院黨組成員。

  沙瑞金莊重地說:亮平同志,我今天代表省委,對你到省檢察院任職表示真誠的歡迎。侯亮平動容地站起來:沙書記,謝謝您和省委對我的信任。沙瑞金揮起手向下壓了壓。坐下,亮平同志,坐下!

  直到這時,沙瑞金才注意到季昌明的存在,把季昌明也納入了談話范圍。省委書記送給檢察長和反貪局局長幾句話。第一句話是,反貪工作從今起上不封頂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貪腐問題不管涉及什么人,不管他是什么級別的干部,一查到底。超出權限怎么辦?報告省委,請中央查處!季昌明、侯亮平拿著筆記本做起了記錄,沙瑞金沒再阻攔。第二句話是,下不保底。老虎要打,蒼蠅也要拍。蒼蠅雖小但惡心人啊,也傳播病害,影響社會風氣,所以這個底是沒有的。第三句話是,加大力度抓現行貪腐犯罪,也不能放過歷史問題和存量性腐敗。只要他腐敗掉了,就要一查到底。證據確鑿,就要依法追究。沒有安全著陸這回事了!我不管他是哪個團伙,什么山頭上的人!

  侯亮平心頭不由一震,馬上想到來的路上季昌明那番話??蠢?,沙瑞金這二十八天的調研不是白搞的,這位省委書記對H省官場的山頭團伙狀態已經心中有數了。自己要注意這個問題,得把對H大學政法系老師同學的感情和工作分開,絕不能犯這種政治上的錯誤。

  談話回來已是夜里十一點多了。侯亮平躺在省檢察院招待所柔軟的席夢思床上,久久難以入眠,眼前總是浮現著沙瑞金的形象。那張圓圓的微胖的臉龐和那雙睿智而堅定的眼睛,給他一種安定感,使他感到有依靠。不過,談話也透出了些許憂慮。很明顯,沙瑞金對本省干部隊伍的現狀不滿意。沙瑞金破例見他,代表省委和他談話,不僅是表明對他工作的支持與期望,也許還是一種強烈的政治信號,震懾貪腐干部的信號。省委書記沙瑞金同志或許就是想讓大家知道,自己手里現在有了一把叫侯亮平的利劍!有一把手支持,他工作就好做了。

  蔡成功那張驚慌失措的臉龐在黑暗中及時顯現出來。這個發小究竟掌握多少證據?說李達康老婆歐陽菁受賄二百萬,靠不靠譜?李達康不是一般人物,不但是京州市委書記,還是省委常委,當真劍指李達康,那可就是投向本省政界的一枚重磅炸彈啊。陳海的車禍或許與此有關。蔡成功現在被?;ぴ詮蔡寫?,應該開市大吉吧?侯亮平希望抓住這個線頭,把京州這團亂麻理理清楚,上手就打個漂亮仗。

返回目錄